第二百二十九章 推衍模仿神通

    第二百二十九章推衍模仿神通

    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辰凡在这云天城的小小店铺之中,已经呆了整整五年,本尊肉身的伤势,也早已经完全恢复,此时若是施展归一之体,他将无惧帝王以下的任何修士。龙腾小说网www.ltxs7.com

    然而,辰凡似乎对于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感觉,他忘却了自己是大魔殿的殿主,忘却了自己努力修行是为了肩上的责任和承诺,也忘却了自己是一个拥有强横实力的强大修士。

    这五年来,他只知道自己一个平平凡凡的人,以绘画描述自己生平的过往,以卖画谋取生计,他同样需要吃饭,喜欢喝酒,活脱脱就是一个凡人。

    曾经的少女玲儿,如今也已经亭亭玉立,她的父亲给她寻了一个家境不错的好人家,夫妻小两口倒也是其乐融融,甚是甜蜜。

    与玲儿的父亲一样,辰凡的下巴上,也长出了胡子茬,从原本的青年,有了一点点中年人的样子,每天仍旧还是喝药铺掌柜自酿的烈酒,绘画着自己心中浮现出的一幕幕场景,事物。

    自从大婚之后,玲儿便已经很少再往辰凡的店铺里跑了,为了生计,她最终还是继承了父业,专心致志的学起了药理,将来要做一个合格的药师。

    五年来,没有一个修士来打扰他平静的生活,每次当他静下来的时候,他总是喜欢坐在店铺当中,扫视着四周墙壁上密密麻麻的一幅幅画卷,明镜般的心海,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境,正在进行着某种的蜕变。

    过去已是定数,无法改变,未来无所定数,难以捉摸,那么便唯有把握现在。

    淡漠往昔,以现在,坦然面对未知的未来..

    他把握的也正就是现在,只要炼心诀再做突破,那么他在神念上的修为,将达到皇天的级别,他也更有把握前往踏剑峰的雷池,一具将自身肉身中的魔雷痕迹抹去,那时候,实力将会再次突飞猛进,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    这一日,辰凡刚刚将画笔放下,店铺的门便被人推开,一个中年人和一个青年缓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辰凡抬眼望去,只见这中年人正是四年前从他这里买走了白琉璃那副画卷之人,而其身旁跟着的那名青年,白发披肩,眉心之处仿佛烙印着一个符文,正是神族后裔部落的修士。

    中年人站在青年的身旁,毕恭毕敬,而那青年刚刚走进店铺之中,便蓦然间感受到了从四周墙壁画卷上扑面而来的玄妙气息。

    震惊的向店铺之中一脸从容的辰凡望去,这神族后裔的青年连忙行了一礼,恭敬道:“晚辈神讼,拜见前辈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恭敬,便是因为他从四周墙壁上的好几副画卷上,感受到了那种唯有在族中长老身上才能感受到的法则气息,那是独属于天人级别强者的气息!

    而这名叫做神讼的神族后裔青年,则是半步天人的魂丹巅峰。

    神讼身后的那名中年人眼见此景,脸色变了数变,就在此时,神讼以神念传音道: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微微一愣,没有任何犹豫的便退了出去,他不过只是一个凡人,根本无法明白这其中的事情,但是他却知道,自己带来的这名青年,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强大修士,而能够让他毕恭毕敬的叫一声前辈,那么这店铺的老板,那将是如何的强大?

    待中年人退出去之后,神讼再次开口道:“不知前辈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名字只是一个代号,知道与否,又能怎样?你若买画,大可随意挑选,若是不买,就离去吧。”虽然辰凡知道自己所绘之画的玄妙终究会被人发现,但是却也并未在意,以他如今的实力,乾坤天地能让他忌惮的人,已经不多。

    神讼脸色一怔,随后想到这神秘的前辈应当是想要在此隐居,不想再入修界事端,因此也就没有再继续多问。

    随意的在店铺中走动,神讼望着这密密麻麻足有上千的画卷,真是越看越是心惊,半响过后,他再一次抬眼望去,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幅画卷之时,脸色突然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见过战巫刑天?”神讼望向辰凡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然而辰凡并没有回应他,仍旧是自顾自的在那里拿着酒壶,一边喝着烈酒,一边正在思考自己下一幅画,该画些什么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画笔蓦然放下,心中喃喃自语道:“未想到,我辰凡二十多年来居然如此简单,仅仅五年,便已经画无可画。”

    如辰凡心中所想,这二十多年来,他几乎不是在修炼,就是搏杀在生死之间,磨练的确是有,但是真正的过往,却是并没有多少,有种悲沫的苍白。

    神讼看到辰凡没有回答自己,反而在那里自顾自的摇头叹气,眉头微微一皱,犹豫了一下,恭敬说道:“前辈莫怪,如今战巫一族正在与我神族后裔一族开战,因此晚辈才会询问您是否与大巫刑天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一个神秘的高手出现在神族后裔所属的云天城中,神讼自然是想要弄明白这卖画的中年人到底是敌人,是友人,亦或是两边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与刑天交过手..”

    ..

    当神讼从辰凡的店铺中走出之后,那一直侯在外面的中年人看到他阴晴不定的神色,刚要张口询问,便听神讼说道:“我有事要回一趟圣山,你且记住,这店铺中人,不是任何人能招惹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神色恭敬的点了点头,随后便见神讼化作一道金色的遁光,向云天城的北方飞去。

    就在神讼离去的刹那,玲儿恰好从药铺中走出,正好看到神讼化作遁光冲天而起的场景,不由得脸色大惊,惊呼出口道:“神仙?!”

    中年人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云儿,又转头看了一眼这神秘的店铺,随后便快步的离开了,自从他将那幅画卷买回去之后,便被这神讼看到,而后带他来到此地。

    从神讼的反应来看,这间看似不起眼的店铺主人,肯定不是普通人,这样的事情,根本不是他这样一个小小的凡人所说插掺和的了。

    中年人和神讼走后不久,辰凡的店铺门又被推开,只见玲儿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喊道:“反玄叔叔,刚才从你铺子里出去的两个人,有个神仙!我亲眼看到他变成金光飞走了!”

    辰凡闻言不禁哑然失笑,道:“这世上,哪里会有什么神仙,玲儿你眼花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亲眼看到的!”

    辰凡并没有再理会玲儿,他静静的坐在店铺中的一张木椅上,一边喝酒,一边心中叹道:“或许过了今日,他便没有机会再喝这种酒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玲儿看到辰凡不理会她,便跑了出去,辰凡暗想,用不了多久,‘神仙’出现在这里的消息,就会众人皆知,他平静的生活,也将会被打破。

    “也罢,也罢,五年岁月,已然画无可画,这凡人的生活,除却生老病死,我也该离去了。”说话之间,辰凡袖袍轻轻一拂,顿时挂在四周墙壁上的画卷,纷纷无声无息的化成了一堆的粉末,这些都是他炼心的经过,如今炼心已过,留之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或许,唯一留下的两幅画卷,一是曾经送给玲儿的那幅云儿的,以及四年前被那中年人买走的那幅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最后看了一眼自己悟心五年的小小店铺,辰凡最后轻轻一笑,推开店铺的房门,缓缓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此行一去,他或许便永远都不会再回来,有人看到他的离开,但是却没有人知道,‘反玄’的这一去,便是永别。

    凡人的世界,生老病死,悲欢离合,对于他们而言,辰凡只是一个邻居,根本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哪怕是有一天他们发现这条街道上从此没有了‘反玄’这个人,也会慢慢的遗忘.

    苍龙大陆,百族林立,浩瀚广袤,光怪陆离,踏剑峰距离云天城,少说也有万万里。

    随意的行走在云天城中,辰凡身上的气质,进行着一种另类的蜕变,原本已经步入凡心之境的天人巅峰级神念,好似一扇封印的门户,被推开了一道微弱的缝隙,而随着辰凡将自身五年来的体悟推衍,这道缝隙,正在一点点的放大.

    九转炼心,心伤而入落寞境,落寞之中问己心,问心无果便体心,体心之中悟平凡,平凡至简心淡然..

    辰凡当年领悟的凡心,只是一个雏形,他只是看到了方向,还没有实际的去做到,但是仅仅如此,却也让他的神念修为,一路飙升到了天人巅峰境界。

    而今,五年炼心,亲身切实的体会凡人的生活,让辰凡那颗初具雏形的凡心最终圆满,而圆满的这一刻,便是他的九转炼心诀,从凡心向淡然之境的蜕变和跨越!

    淡然并非无情,也非冷漠,而是一种道途的沧桑,唯有历尽沧桑,感受岁月侵蚀的无情,体悟修炼亦或是生活的艰难,才能让一颗修道之人,愈加的圆满,继续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修士本身便是顺天生,逆天行,想要超脱,便要从其中跳出,让自身圆满,从一个戏中人,成为一个旁观的看戏人。

    天地苍浮,本就是一场庞大的戏剧,而唯有强者才能主导整个戏剧的进展,天地之间的芸芸众生,不过只是一颗棋子,一名戏子.

    “哈哈!神念凝聚本源,我终于达到这一步了!”神念识海的漩涡之中,命格化身一步走出跨出,瞬间出现在丹田苦海之中,只见他一脸的大喜之色,望着身前微闭双目,盘膝而坐的本命魔胎。

    “本尊悟心五载,本身就是为了突破九转炼心诀的瓶颈,只可惜,五年来,我还是没有推衍出神念的轮回。”大魔胎缓缓睁开双目,一黑一白,没有任何神情色彩的眸子,漠然的望着眼前的命格化身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你的推衍能力,你肯定可以做到的。”此时大喜过望的命格化身畅快的笑道,平日里,在他看来,只有本能推衍,而没有任何其他情感的大魔胎,就是一个冰块,他是怎么看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而今天命格化身达到凝聚神念本源成就皇天,却是感觉这大魔胎也没以前那么惹人烦了。

    神念成天,明悟本源,一切都是悄无声息,没有任何惊天的声势,不同于肉身和灵魂,神念是一种极致虚无飘渺的存在,太古至今,能够将神念修炼到极致的人,可以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身穿白袍的青年突然挡在了辰凡的面前,道:“你就是那辰凡?”

    心念回归自身,辰凡抬眼望去,蓦然间从这白袍青年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种血脉上的本源气息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,不同于辰龙那样的辰家人,如今的太古辰家,已经不具有了那种老祖逆辰天的逆血,那种与生俱来的‘逆’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完全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但是辰凡却是能够从面前的这个白袍青年感受到这种‘逆血’的气息,这让他不禁感觉颇有一些好奇,难道说,乾坤天地之间,除却他自己之外,还有其他的老祖的血脉传承?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辰凡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,如今已经彻底从凡心圆满中超脱,达到了淡然心境,此时哪怕天地崩裂,乾坤逆乱,他都能够从容不迫,淡然面对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刚才说错了,你不是辰凡,而是逆辰凡。至于我?我叫逆星辰。”辰凡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逆血的气息,对方自然也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以辰凡现今皇天级别的神念修为,没有几个人能够在他刻意隐匿之下,还能看破他身份的。

    “此处不适合长谈,你随我来。”对着辰凡微微一笑,逆星辰便转身向云天城中的一座两层的酒楼走去。

    辰凡心中略微思索,便随后跟了上去,他的心中也是极为好奇,这逆星辰到底是什么来历,以他刚刚突破到皇天境界的神念,居然都无法看透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这家酒楼之后,要了一个包厢,两人只是随意的要了一壶酒,便对面而坐。

    待酒楼的小厮退出包厢之后,逆星辰站起身来,给辰凡倒了一杯酒,道:“我与你一样,本都是辰家之人,只不过,我是从小就被辰家驱逐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辰凡不由得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辰家无法容忍废物的存在。”似乎想起了往事,逆星辰的脸上不禁浮现一丝的苦笑。

    紧接着,逆星辰坐回到位置上,继续说道;“辰家所修,乃是老祖逆辰天所传万劫不灭体重于修炼灵魂和肉身,而我却是天生灵魂和身体都极差,根本无法修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逆星辰有些自嘲的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我无法看透你的修为,但是却可以肯定你不是普通的凡人。”辰凡端起酒杯,喝了一口后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逆星辰闻言,不禁笑道:“你是不是很疑惑,我明明不能修炼,为什么还有一身的修为?”

    辰凡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灵魂和肉身不能修炼,不代表我就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凡人。大道三千,也未必有这两条路可走,辰家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想象的到,我虽然天生无法修炼万劫不灭体但是我的精神念力却是极强,更是天生拥有推衍一切的能力!”逆星辰有些激动的将一番话一口气说完,而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天赋推衍?.”辰凡眉头轻轻一皱,有些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管是什么神通,只要让看一眼,我就能推衍出一切变化!”说到自己与生俱来的特殊天赋,逆星辰顿时变的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辰凡没有说话,只见他缓缓抬起,而后轻轻向包厢角落的一张椅子拍去,顿时便见一道紫色的手印落下,触碰到木椅的瞬间,直接溃散。

    以辰凡现今的修为境界,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,几乎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,强可通天,弱则如蚊。

    辰凡眼角的一抹余光始终都注意着逆星辰的动作,在他出手展示神通的刹那,逆星辰的一双眸子,陡然间化作了璀璨的银白,让人一眼望去,有种陷入其中万劫不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从辰家遮天大手印推衍而出的另类神通,施展的力量,是一种与天地法则决然不同的奇特力量。”说话之间,逆星辰学着辰凡一般,缓缓抬起右手,而后对着椅子凌空一拍,一道一模一样,仿佛如出一辙的紫色手印蓦然落下,触碰到椅子,瞬间溃散..

    辰凡瞳孔猛然一缩,他方才从逆星辰的手上,明确的感受到了大魔之气的力量,只不过这种大魔之气不是与自己一般亘古便存,而是纯粹以特殊的力量模拟出来的。

    形似,而神不似..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是这种强悍的推衍和模仿神通,即使是辰凡大魔胎的本能推衍,也比之差了许多!

    欢迎访问龙腾网请记住收藏!我们的网址om 网站手机版!直接访问网址即可!

    欢迎访问龙腾小说网请记住收藏!我们的网址www.ltxs7.com 网站手机版阅读!直接访问网址即可!